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我是“范奔跑”,不是“范跑跑”(高樟资本范卫锋致媒体人的信)

2015-11-09 范卫锋



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投资媒体业的内容极客。这不是一封告别信,这是一场聚会的开始。

终于办完了离职手续。

当所有手续办妥,上缴了记者证,我曾无数次假想的情绪却都没有出现。

这是新的一天,我告诉自己。

只是这一天,意味着对十四年的离别。

我在深圳莲花山脚下这栋红色的大楼里,已经工作了整整十四年,记者、编辑、新媒体事业部主任、投资总监……十四年间几乎变换了所有角色。

十四年,人生中不长不短的际遇,生命中最奢侈的青春,在这栋红色大楼里面,在理想、信念和忙碌当中,被慢慢打发了。

辞职报告上的最后一栏,“主管领导意见”,签着董事长的名字。

“同意。”

董事长姓温,人如其姓,温良恭俭让。

熟悉的名字,不同的感觉。

我们之间的直接关联,始于一个电话。在接到那个电话之前,我一直闷头于自己的工作,历经杂志、报纸、电视、广播、互联网,做内容,管团队,搞产品,尽一个媒体人的本分,想给读者、用户创造出最好的内容,苦中作乐。

突然,在一个晴朗的午后,董事长的秘书打电话说:“领导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一向以不善于和领导沟通著称的我,当时甚至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电话那头,董事长的声音坚定而焦急:“你赶紧来我这里工作吧,帮我看看外面的互联网、新媒体在发生什么?有前途的,咱们就投资!”

从那时起,我的角色开始混乱而有趣起来。侦察兵、投资人、自媒体“范言直谏”创始人,还有被大家安排的角色——“新媒体的参谋长”。既然媒体行业迎来了百年一遇的天下大乱,我就索性以乱打乱吧。

蓝鲸是我投资的第一个新媒体天使项目。依然是一个晴朗的午后,我在上海浦东某别墅区的一间出租房里,见到了创始人徐安安。高大、英俊、锐利、执着,交谈期间,几只懒洋洋的猫逡巡沐浴在穿透阴翳的阳光下。

此后,为了我所在的媒体集团的新媒体转型,为了让这艘巨轮能够驶过前方的风浪,董事长领导着我竭力奋斗了几年。个人甘苦,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我想,我们都尽力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已经守住了”。

今天,我终于还是离开了。

一位同行给我发了微信:你终于跑掉了。

他不是感慨,而是哀叹。

他知道泰坦尼克号已经撞上冰山,自己却还没找到救生艇。

但我绝不是一个从传媒业跑掉的“逃兵”。

相反,我只是换了一个角度,决定以更快的速度、更猛的力度在媒体业战斗。

我是“范奔跑”,我不是“范跑跑”。

我经历过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当年,作为刚刚进入单位的一个新人,我仅仅攒了半年多的工资,就交了首付买了人生第一套房;我也眼见它们夕阳西下,渐渐成为余晖。

可是,我相信,只要太阳依然会升起,人类就依然需要媒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包括这位同行在内,我们面对的机遇比困难大得多。

2015年年初,我发起了一本书的众筹:《新媒体十讲》。在媒体业同行的捧场和帮衬下,打破了该平台的众筹金额纪录。在那本书中,我曾对未来断言:“当今中国的新老媒体人,面临着历史性的重大机遇。目前,正处于新媒体创业的历史性的机遇窗口期。同仁们,奋斗吧。”

我相信,传统媒体机构的生产关系正在腐朽、瓦解,导致优质内容的供应岌岌可危;但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反而使得用户对优质内容的需求大涨,日益饥渴。当旧的生产关系瓦解之时,其中先进的生产力应该得到释放,得到自由,得到机遇。应该有人投资于他们,投资于媒体行业的内容极客。

古人云:当仁不让。我有责任、有能力来支持他们,帮助那些有梦想、有情怀、有才华的媒体人,实现新的理想。

于是,我发起成立了高樟资本,定位为“专业的新媒体基金”。目前,募资已经完成,第一期基金的认购规模是3亿人民币,出资的LP是国内一线的互联网、金融投资圈大佬。

高樟资本的第一期基金,将专业、专注地投资于新媒体。不会碰O2O、P2P、电商、游戏。

高樟资本投资新媒体的标准,只有两条:对的人、对的事。“对的人”压倒一切。

记得其中一位LP这样解释为我出资的原因:”我是一个重度阅读者,当年订了几十份杂志报纸,开卷有益;现在,杂志报纸上有价值的内容越来越少了,你要多投一些优秀的新媒体出来,让我们有好内容看!”

这是用户的心声,也是我的使命。当“看门狗”一个个走后,我们有义务出现在这里。

为了不辱使命,我会坚定不移地投资媒体行业中的内容极客,我们会投资于最优秀的内容生产者、记者编辑,实现我们在传统媒体中说了一万遍却一次也没有实现的常识:应该让最优秀的内容生产者赚最多的钱,而不是吃“干部、管理层”剩下的残菜。

这不只是情怀,这是我们的战略。

从今天起,我开始拥有了双重身份。我既是一个新媒体的投资人,也是一个创业者。

事实上,我们更愿意把自己看成共同创业者。我们和创业团队是一伙儿的。我们奔走在同一条尘土飞扬的道路上。

我想成为《七种武器》里的那个小马,我要挥舞自己的拳头,奔跑着,往前冲过去。

我想让自己真正成为这个新媒体时代的亲历者,而不只是一个围观者和见证人。我想真实地在这条尘土飞扬的道路上奔跑,而不只是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然后带着羡慕和遗憾地度过剩余的每一天。

我想成为《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他就那么不停地奔跑,起初人们只是观望,接着开始有人追随,然后成为了潮流。

我想在这条路上一直奔跑下去。世界那么大,都是你们的。我愿意为你们陪跑,递水、递毛巾。

多年后,我仍然会记得那些午后的阳光,那些在阳光下慵懒逡巡的猫,那些充满了洞察力、想象力、行动力的人。

我想,未来会有很多的午后,我们会在阳光下相聚,一起探讨未来,一起看到更远的远方。

如果你有志于在媒体业做一番事业,我们向你敞开大门。我们欢迎充满激情的年轻人,也拥抱传媒业的“老兵”。“老兵不死”,但我们也不希望你悄然隐去。在新媒体里,你会从“老兵”变成“新将”。

你并不需要写一份高大上的商业计划书,或者做一份精美的PPT。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找你的朋友要一个我的微信(你肯定有朋友认识我),或者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高樟资本”后台留言、也可以发邮件给我。

这不是一封告别信。

它是一封奔跑计划的邀请函。

它是一场聚会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