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范卫锋受邀参加2015年度新媒体盛典

2016-01-06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到现在依然是个非常传统的媒体人,有时候和朋友们聊天,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切换到媒体人情境,会跟大家谈如果我是媒体负责人我会怎么做的问题。因为我做过所有媒体的种类,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广播、互联网等,也做过自媒体,我基本上在同一个单位把这些事情都干了一遍,这样的经历可能比较少见。

2013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公众号,做这个公众号是有一个小小的初衷。2013年初,当时我还在报社工作,有一个女同事去参加一个论坛,类似今天这样的场合,这个女孩到处交换名片。结果一个互联网公司的PR跑来找她,一边掏自己的名片,一边问你是哪个网站的?我那个女同事一边掏自己的名片,一边说我是某某报纸的。对方的PR一听见她这个回答,直接把自己的名片收起来,不跟她换了,还撂下一句“传统媒体的哦”,转身就走。我这个同事觉得非常受伤害,一个企业的PR对我们居然是这样的态度。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像我这样脸皮薄的人,碰到这种情况该如何自处呢?我想我应该有一个新名片,于是就做了一个公众号,专门写新媒体的东西。慢慢的大家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新媒体参谋长”。到后来,还把我的文章结构化,把我对新媒体的思考集中起来出了一本书,叫《新媒体十讲》,这本书是用众筹的方式出版的,在座的好像还有一些人买了我这本众筹的书,在此表示感谢。

出了这本书之后又有一些人跑过来,说你书中的理论好像可以延伸到我们的投资中来。于是,2015年11月我们就成立并发布了这支专业的新媒体基金,叫高樟资本。第一期我们募集了3亿人民币基金,专门投资新媒体,当然也包括自媒体,目前为止已经投了12个项目。我投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经常发生跟人家聊了十来分钟就投了项目这样的情况。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我投的都是媒体,我觉得在这个领域内真的不需要太长时间的沟通我们基本就能判断一个事情要不要去做尝试。

我们投资新媒体有两条标准,在场的各位,我相信不管你们目前在企业做,还是在媒体做,如果有做新媒体项目的朋友问起来,希望你们能把我的两条标准跟他做一个简单的沟通。

第一个标准:对的人。对的人很重要,事实上我们投的项目中,有些还真的没太弄清楚这个人要干嘛,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人本身很优秀,很靠谱,所以投他不需要太多犹豫。什么样的人是对的人?这是有一些量化的标准的。我觉得我们主要参考了两个:一个是儒家里把对的人用五个字来概括,叫做“仁义礼智信”。第二个是《孙子兵法》里把所谓对的人,或者优秀的将领也用五字来概括,叫做“智信仁勇严”。这里60%是重合的。因此,我们在仁义礼智信中加了一个字,就是勇,从而构成了我们衡量对的人的标准。

第二个标准:对的事,什么叫对的事呢?意思是这件事是有真正需求的,并且对别人是有价值的。我们做媒体,或者跟做媒体相关的事情,经常能听到一个词,叫情怀。前两天碰到投资界的大佬和媒体圈前辈,跟他们讲了我们投的项目。他们说,你投的项目还是挺有情怀的。确实是,我们还是投了有情怀的。那什么情怀呢?如果一个人自己觉得挺有情怀,还把不认同自己情怀的人都看成是平庸的、粗俗的人,那他这种情怀是小情怀,不是大情怀,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这不是刚需,这是伪需求。所以我们更在意对别人有价值的大情怀,真情怀,所以投资情怀本身是我们的战略。从我在单位做投资,一直到现在都有人问,你们这样投资赚钱吗?我们自己其实不太担心这个问题,很多人比我们还担心这个问题,我觉得真的不用太担心。

我举几个小例子,为什么这些人转型创业能够成功?第一个,徐安安。他做蓝鲸传媒成功了,包括财联社能成为爆款的财经APP应用,我觉得除了帅还有其它的点。为什么呢?我觉得徐安安不但非常有野心,而且是非常有质感的人。他的这种质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穿透力。在我们和创始人聊的时候,质感和穿透力这两个词被频繁使用,你的产品,你的团队是不是有足够的质感。对徐安安来讲,我觉得他是有足够质感的人。大家可以看到接下来财联社的演变将会远远超出现在人们的想象。

我再举一个例子,就是“读懂新三板”,这个创始人也是对的人,他先是在《理财周报》做了几年记者,后来去《创业家》做主编助理,再后来去雪球做运营总监。读懂新三板,为什么能够在几百个新三板号微信公众号中脱颖而出,因为它真正面向新三板需求,这种用户导向才是它强项的地方。目前它的新一轮融资也正在进行中。

最后一个案例,“商业人物”的迟宇宙。我记得几个月前跟迟宇宙在一个晚餐的会议上遇到,我对他说,你应该做商业人物,肯定能成功。为什么呢?我们这个年代,大家都很浮躁,很多人都在不停地看各种快讯,都在看各种网上流传的所谓的爆款文章。没有人能像传统时代那样,以一个我们在日本纪录片《寿司之神》里面那种严苛的状态去写作我们的商业人物。最后宇宙给我看他做的商业人物,短短三个星期,就已经成为垂直行业的佼佼者,我们不说绝对第一,但目前来说如果他说第二,至少没人敢说第一。这样的事情也是蛮励志的。因为当时有些人说迟宇宙出来做新媒体不行啊,为什么呢?太老了。我说他76年就老了,说不过去。第二,有人说他的文风太纯朴,不是90后文风。对于90后,他们理解的是赢得未来的那种文风。但我觉得这样严肃的文字总是有人看的。现在,我非常欣慰地看到迟宇宙的“商业人物”猛攻杀出来,更证明了这一点,我要感谢用职业生涯在冒险的这样一些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