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拿3亿元专投新媒体——42章经、新经济100人等背后都有这家机构身影

2019-05-23 武玥 IT桔子



                         


提到新媒体专项基金,不得不说的是高樟资本,高樟资本成立于 2015 年 11 月,其管理的新媒体专项基金规模 3 亿人民币。IT 桔子数据显示,至今高樟资本共计参与投资 44 起有公开记录的投资事件,投资轮次多为种子天使轮,金额多在数百万人民币。

1.jpg

作为专项基金,高樟资本的投资核心围绕自媒体展开,截止 2019 年 5 月 20 日,其投资的项目中 77% 在自媒体领域,这其中,高樟资本始终关注头部的优质内容。

投资“极致内容”

这种投资策略源自于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的经历。在《证券时报》十四年的工作经历中,范卫锋的角色不断转变,记者、编辑、新媒体事业部主任、投资总监。这使他熟谙媒体和投资市场。

2.jpg

优质内容是自媒体领域始终稀缺的资源,也是最有竞争力的资源。围绕优质内容,范卫锋首先选择了自己最熟悉并且专业壁垒较高的财经媒体进行投资。至今,高樟资本投资了诸如 “饭统戴老板”、“市值风云” 等财经媒体。

3.jpg

进一步将高樟资本在财经媒体领域的投资细分,可以发现围绕财经媒体,高樟资本也选择了多个不同的角度深入投资。其中有三个较为明显的分类:

1、从人切入的财经自媒体,诸如“商业人物”。

2、垂直专业领域的自媒体,诸如垂直于文娱领域的“三声”。

3、专业财经媒体,诸如 “解读新三板” 等。

内容本身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市场,内容创业可切入的角度广泛,但越趋向于垂直对内容专业性的要求越高,壁垒越高,同时带来的不可复制性越高。

高樟资本范卫锋深谙这个道理,“财经领域的内容专业性强,在变现通路上走得可能比别的领域要更快,譬如财经媒体的内容付费就很容易做起来,在财经领域挖进去,空间也足够大,而且有壁垒门槛。”

4.jpg

这种垂直领域的专业性内容,高樟资本将之归类为 “认识世界” 的范畴,此外高樟资本还关注个人成长 / 美好生活 / 精神慰藉三个领域的新媒体,投资的典型项目有:星球研究所、真实故事计划、车叫兽等。

投资“人”

除了筛选优质内容,高樟资本在投资中也看中 “人” 的因素,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认为,优秀的新媒体创业者需要具备四方面能力,一是主创能力,二是带领一帮人做内容的总编辑能力,三是管理运营公司的总经理能力,四是投融资的资本家能力。

综合这四个因素,高樟资本在找 “人” 的时候也善于从中挖掘优质的创业“种子”。他们往往不是创业者出身,而是在某一内容领域拥有优秀的表现,深入挖掘该领域而后成功。

5.jpg

▲星球研究所团队

诸如范卫锋多次举例的《星球研究所》的创始人北大编辑系毕业的耿华军,在创业之前就职于自如网,后续在创业中专注于自己爱好的地理内容领域,成立“星球研究所”。目前星球研究所已获得人民网在内的两轮投资。

高樟资本天使轮投资的 “象外艺术”,创始人为前《Vista 看天下》杂志文娱版采编、知名自媒体人曹飞跃;“新消费内参” 创始人王静静是原创业家 i 黑马新媒体主笔;观察纪实频道 “大树君” 创始团队来自旅游卫视、凤凰卫视、青岛电视台等,栏目制作经验丰富,同时还有独立纪录片导演。

范卫锋把这种 “找人” 的方式称为“找到你自己”,他认为内容创业能够成功的人需要具备这种特质。

盯着技术投内容

伴随着技术的发展引发传播方式的变化,传统图文内容的用户开始流向短视频、小视频。这种趋势高樟资本也把握到了,在这种趋势下高樟资本认为内容领域的投资应该“盯着技术投内容”——新的技术会带来新的渠道,新的渠道就需要新的内容。

6.jpg

2017 年短视频爆发,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迅速崛起,并快速抢夺了大量的用户资源。此时,高樟资本也关注到短视频这种新的渠道,并在 2017 年开始连续投资了野兽说、汉卿传媒、大树君 TreeMan 等优质短视频内容企业。

此外,高樟资本也在 2016 年开始涉猎电商、教育、社交等领域。这些领域往往是与内容联系最为密切的领域,诸如电商领域,通过创造优质内容的 KOL 完成用户从内容获取到电商消费的转移。这种思路类似于纵向延伸,从内容本身出发,扩展到与内容关联最密切的变现渠道。

至今,高樟资本有 4 个年头了,自媒体领域也已经经历了大爆发,逐渐转向精细化运营。高樟资本早先押注的高质量内容,也迎来了 “收获” 的时期——

目前,根据 IT 桔子统计,高樟资本所投项目已有 34% 收获了下一轮融资。其中高樟天使轮进入的 “美丽阅读”、“三声” 分别已获得腾讯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的的 A 轮加持;

“市值风云”在高樟的天使轮投资之后,目前已走到 B 轮——来自歌斐资产、合鲸资本的投资;此外,财经媒体 “蓝鲸” 估值翻了超过 70 倍,目前估值近 10 亿元。作为蓝鲸的天使投资人,高樟资本也实现了颇为可观的回报率。

但在上市退出或者并购退出方面,由于优质内容的壁垒较高,较为难以规模化复制,因此垂直于内容领域的企业难以短时间内实现快速扩张。因此,至今垂直于内容领域的新媒体还未有独立上市的企业出现。

对此,范卫锋预测,未来,新媒体的可持续商业价值和发展空间逐渐被认可,特别 2020 年之后将迎来一轮新媒体独立上市、兼并收购的浪潮。

当然,对内容的投资仍要面对不断趋严的监管、封杀等潜在风险,如何预知和规避政策风险,是所有内容创业者、投资人都要时刻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