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敬汉卿:22岁B站拥有近700万粉丝,20岁获高樟资本投资

2019-12-21 王诗博 蓝鲸浑水



                           

敬汉卿说,自己2019年的关键词是“商标”。


熟悉敬汉卿的观众都知道,今年8月3日,敬汉卿发了一条视频讲述自己正在经历的真实故事——《我被告知跟我22年的名字我不能用要我改名,我如何维权的!》。


视频发布以后,他正式开始为自己维权,那次经历让他被更多人认识。而那期维权视频,截至目前在B站的播放量已超过2000万。


2018年初,敬汉卿获得了来自高樟资本领投,唯猎资本、贝阔管理咨询跟投的天使轮融资。拿到投资后的敬汉卿在2018年深耕了一整年的内容,这也为他在2019年的爆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今年初,敬汉卿入选“B站百大UP主”。如今,他已经发布了近千支短视频,在全网拥有超过2500万粉丝,其中在B站上,有699万粉丝关注他。


一口气吃了50个汤圆、嗑一整晚瓜子、一次喝5斤豆汁……这个经常发起各种带有噱头的挑战的UP主总被粉丝调侃“只有你会”,虽然只有22岁,但他已经拍了6年视频。




1、连嗑10斤瓜子到天亮

         “只有你会”



今年7月,敬汉卿挑战了从晚上一直连嗑十斤瓜子到天亮,不睡觉,不喝水,只为了验证一个想法——“嗑瓜子到底能不能吃饱?"。最后他越吃越饿,嗑到嗓子变哑,舌尖疼痛,嘴巴变得没有血色,然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原来吃瓜子是吃不饱的。


1.jpg


那期视频让敬汉卿取得了全B站日排行榜最高第三名的成绩。


早在2015年9月,刚拍视频一年多的他就已经开始了这种挑战,尝试“魔鬼泡面”,并表示“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就‘作死’,如果你开心的话就和我一起‘作死’”。


为了探究汤圆一次性吃太多是否会吐,他一口气吃了50个汤圆;十斤花甲一口气全吃掉;做出一根可以吃一天的薯条……


不仅如此,他还挑战过一次喝5斤豆汁;一次吃五十个鲜柠檬;用一百瓶花露水洗澡;用6小时舔完一支巨型棒棒糖;花两千元买金龙鱼想要榨油,结果做出一锅烤鱼……


于是在敬汉卿的视频里,经常会飘过“只有你会”的弹幕。


2.jpg



Q1:你认为自己在B站上受到粉丝喜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敬汉卿:我的视频内容都是带些噱头的挑战,并且时不时给大家一些小惊喜。毕竟我觉得自己的大部分视频其实很一般,偶尔靠几个比较有趣的选题吸引大家观看。


此外我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和观众走得更近。更多时候我都选择自己手持相机,我不会让其他任何一个人手持相机,这也是为了增近我和观众间距离感最好的方法。


3.jpg

▲敬汉卿



Q2:知乎上有人评价你的有些视频画面让人引起生理不适,还有人说你的视频越来越“快手化”,对此你的回应是什么?


敬汉卿:视频作者只要不看知乎和豆瓣,心情都会好很多。




2、“北漂”那几年,白天工作晚上回家拍视频

“能坚持下来纯粹凭着对拍视频的热爱”



2013年,敬汉卿从四川老家来到北京,从一名销售开始做起,开始“北漂”。与此同时,他白天上班晚上回家拍短视频剪视频,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起色,也没人催更,但他坚持每天更新。他说,可能是为了一种在北京的存在感,“北京那么大,把我丢到北京我也不就是一只蝼蚁嘛”。


后来他报考了成人大学,换了工作,2015年9月,他人生中第一次收入过万,没过多久,他花了四千元买了一台单反,重新开始拍视频。


“我最开始做短视频,纯粹是因为喜欢,当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然后接触到了剪辑软件,打算自己创作一支视频,发布之后觉得很有成就感,就一直坚持做下去了。”


偶然的一次,他在网上发现了国外很火的挑战类视频,但国内貌似没有很多人在做这种类型的视频。在做了多次尝试后,敬汉卿逐渐确定了自己的定位,每期视频他都会给自己一个挑战,通常以品尝一些奇特食物为主,再让视频变得真实、搞笑。


直到2016年,他的视频播放量逐渐上升,受到一部分人的喜爱,他决定离开北京回到四川老家,专心创作短视频。虽然当时的他只有19岁,但已经在新媒体江湖闯荡多年。


“当时我的情况其实是不需要挑城市的,我的视频在哪里都能拍,北京的房租很贵,倒不如回老家继续创作。”


彼时,虽然一直没有爆红,但他依旧看好新媒体行业。短视频让他觉得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存在感的时候给了他足够的存在感,让他这个出身在四线城市的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有了翻身的机会。


今年7月,敬汉卿在全网首喝七万元的82年拉菲,一毫升八十多一口。最后他用82年的拉菲配了一瓶雪碧,幽默地说,自己喝不出来82年拉菲的味道。


4.jpg

▲全网首喝7万元的82年拉菲



这期视频成了敬汉卿在新媒体行业的转折点,他告诉浑水,自从这期视频发布以后,自己仿佛“开挂”一般,“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自从那期视频以后,关注我的人越来越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终于在新媒体江湖中有了一席立足之地。


目前,敬汉卿已经从单打独斗逐渐成立了一家拥有20人的团队,但据他表示,自己的视频团队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个人,其他人则负责公司孵化出的账号——女胖胖、愤怒六娃等。


他认为对于公司的核心内容来说,人越少越好,如今,他依旧独自完成视频的前期选题、拍摄以及剪辑。


许多人建议他再组建一个创意团队,深思熟虑后他拒绝了,“我没有创意团队,对我来讲,没有人比我更懂我了”。


他告诉浑水,已经决定在近期回到刚拍短视频时的日更状态,只是担心自己的创意是否还能跟得上视频产出的脚步。



Q3:你的招人标准是什么?


敬汉卿脑洞一定要够大。


我对学历方面并没有什么要求,目前我们公司主要负责内容的只有刚毕业或正在读书的人,我发现,还在读书的学生思维能力很强,特别适合从事新媒体行业。

 

我还发现,他们在步入社会进入固定的工作后,只需要半年时间,他们的思维就特别容易被锁死,感觉失去了很多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所以在内容上,我们愿意招脑洞特别大,没有在传媒公司上过班的人,如果是正在读书的学生,是最好的。

 

像摄影师、商务、财务这些职位我还是愿意招有工作经验的人。


Q4:但他们加入团队后,过一段时间已经毕业,然后在你们公司正式工作的话,时间久了,他的思维也可能慢慢变得锁死,这种问题该怎么解决?


敬汉卿:如果说思维已经被锁死的话,他其实至少已经在我们公司工作半年时间了,这时他已经熟悉我们团队的思维逻辑,这时他完全可以独立策划出一个新节目。


Q5:之前丰富的职业经历对你现在做短视频有哪些帮助?


敬汉卿:思维发展得更开。做视频时能让我带入更多种场景、更多种人,让我能想象出他们想看什么内容。


Q6:从0到600万粉丝的过程中,你的心态有发生过改变吗?


敬汉卿:最初纯粹因为爱好才开始拍视频,如今在这方面做出了一点点成就,最大的变化应该是从爱好变成了我的工作、事业。


只要是真正热爱,就不会感到疲倦,一些人只是为了赚钱,当发现不赚钱他们就不做了。我在刚做短视频的前几年也没有赚到钱,能坚持下来纯粹凭着爱好。






3、你所熟悉或不熟悉的敬汉卿

视频的背后——捐希望小学;遭遇商标抢注



在你眼中,敬汉卿可能是一个语气夸张、喜欢挑战许多带有噱头的事的UP主,但其实他也有细腻的一面。


比如在今年,他花了50万元盖了一所希望小学,那是他有史以来拍摄时间最长的一期视频,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期视频。


“从拍沙雕视频很多人都不看好的UP主,变成实现去年我的诺言,我还是那个你们没有看错的男人。”


他在网上查到了捐助热线,并为家乡四川捐赠了一所希望小学。


在做这期视频前,他担心会有很多人说他作秀、卖情怀,但他又不是一个喜欢卖情怀的人,于是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让那期视频不显得过于刻意。


视频中,他讲到自己去到很多地方做了实地探查,随后讲到自己这些年拍短视频从一无所有到组建公司,希望小学只是那期视频中的辅助,他更想让大家了解的是,从2014年到现在,随着关注越来越多,他想让一路追随他的观众们也有一种关注敬汉卿一步步成长的自豪感。


截至目前,《我花了五十万盖了一所希望小学!我有史以来最贵的视频!》在B站上的播放量已经超过1040万次,有6.3万弹幕。


此外,今年还有一件事让敬汉卿印象深刻,他甚至将其列为自己的2019年度关键词——商标。


8月3日,敬汉卿发了一条视频讲述自己正在经历的真实故事《我被告知跟我22年的名字我不能用要我改名,我如何维权的!》。


5.jpg

敬汉卿在视频里讲述整个事件



这条视频在B站短短三天时间播放量破千万,评论数万,截至目前播放量已突破2351万。该视频在行业内引起广泛关注,让诸多内容创作者和KOL纷纷查询自己的名字是否被恶意抢注。


敬汉卿本人因“敬汉卿”三个字被某家公司抢注收到了律师函,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那次经历让他被更多人认识,也有越来越多人支持他。


敬汉卿告诉浑水,目前,该维权事件已经得到解决,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



Q7:你曾遭遇了商标抢注事件,身为过来人,你对现在同样有此遭遇的人有哪些建议?


敬汉卿如果你没有遭到商标抢注的话,并且还拥有几万粉丝,赶紧先把商标注册了,几百元钱就可以搞定,把重要的两类商标——35类和41类注册好


如果你已经遭遇了商标抢注事件,先保存好证据,包括你开始使用的时间,还有对方的注册时间。今年11月,国家正式开始实施新修订的《商标法》,抢注商标的行为受到了规范。


所以即使现在你的商标被抢注了,也不用怕,收集好证据,然后列出对方的违规操作证明,将这些收集好并提交给商标局就好了。


Q8:有遇到过选题上的瓶颈吗?

 

敬汉卿:最近这些天一直不知道拍什么,导致头疼,也在想办法解决。毕竟之前的想法和创意对于现在的我来讲已经不太适合,所以我要找到更多更好的创意,但很难,就很容易陷入创作的瓶颈期。

 

Q9:遇到创作瓶颈期时通常样解决?

 

敬汉卿:调整一下自己,然后看看自己的定位究竟是什么,这也是我目前正在做的。在此期间,与观众增加互动,不至于让观众忘记我。



Q10:有没有因为想选题而想选题,最后导致产出的视频效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时候?

 

敬汉卿:其实挺多的。有一次我在逛淘宝时,因为我也不太懂养鱼,当时看到上面有卖金龙鱼的,我就把这种景观鱼买下来想试一下能不能榨油,发现并不能之后就把它做成了烤鱼,结果那期视频收到了一些负面评价。

 

后来我也反思了一下,确实不应该,因为之前没有做足功课,我真的以为金龙鱼是可以榨油的,可以拍一期搞笑选题,结果买回来后发现不能榨油,犯了这种低级错误,所以后来拍视频之前我都会做很多功课。





4、获得投资,深耕内容

“为2019年的爆发打下了基础”



2017年,当时的敬汉卿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大追求的人,但他认为自己需要将当下做的事情做大。于是他找了许多资本家,也有许多资本家找到他,不过很多人觉得他的思路不太清楚,纷纷拒绝了投资,他心里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


直到2017年底,敬汉卿见到了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见过两次面后,范卫锋就决定给敬汉卿投资。


6.jpg


▲2017年,敬汉卿初次见到范卫锋



高樟资本创始人、CEO范卫锋被江湖好友称为新媒体圈中的“呼保义宋江”、“新媒体参谋长”,范卫锋认为,面对未来20年的文化传媒大机会,文化传媒和投资的好品类包括:认识世界、美好生活、精神慰藉、完善自我。


截至目前,高樟资本已布局饭统戴老板、市值风云、新经济100人、商业人物、三声、刀姐Doris、42章经等多个财经新媒体项目,与敬汉卿、车叫兽、星球研究所、真实故事计划、真叫卢俊、菠萝斑马居住指南、海藻文化等多个精神消费项目。


范卫锋表示,现在有多少粉丝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创始人的真心和项目未来的生命力。高樟资本的使命就是助跑驾驭变化的创造者,致力于成为精神消费品类投资的重要参与者、推动者。


在投资上,范卫锋总结了独特了ACTORS方法:


Ask——提出一个重要的、有价值的问题;

Change——深度独立思考表象背后的变化力量;

Truth——挖掘、判断时长的本质和真相;

Opportunity——研究什么是当前的结构性机会;

Racetrack——识别、判断核心的高价值赛道;

Sourcing——找到该赛道内的顶尖选手进行投资。


两人第一次见面聊了4个小时,但范卫锋并未决定投资。在第二次的聊天中,敬汉卿感到对自己未来的思路逐渐清晰,“当时范老师让我说一下接下来的详细规划,但我那时候真的没有规划,甚至在拿到范老师的投资的一整年时间,我手中的存款都没变过…在范老师和其他大佬的支持下我才知道该怎么做。”


2018年初,敬汉卿获得了来自高樟资本领投,唯猎资本、贝阔管理咨询跟投的天使轮融资。拿到投资后的敬汉卿在2018年深耕了一整年的内容,这也为他在2019年的爆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Q11:你觉得吸引范卫锋对你进行投资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敬汉卿:我觉得我当时的路挺“野”的,只和范老师讲了一下自己的经历——那时我只有20岁,也没读过大学,但却已经拍了4年短视频,我猜他对我这些年来的经历挺感兴趣的。

 

并且当时也没有像我这类型的视频出现我是当时B站挑战区”的第一个人,哈哈哈,这些都是我猜测的原因。



Q12:除了范卫锋,在你创业的路上,还有谁给予了你很大的帮助?


敬汉卿:我们团队的梁先生,招到他的时候他刚大学毕业。


我们是一家内容公司,所以内容是最核心的业务。很多时候,他跟我的想法都很契合。在我拍视频忙不过来时,他会帮我处理很多公司的业务,帮我分担了很多。没有他的帮助,我的频道可能也不会做成如今的成绩。



Q13:除了广告外,你在B站上还有哪些盈利方式?


敬汉卿:还有电商带货业务,以食品为主。此外,B站、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百度等平台都有流量激励政策,也能解决我们公司的生计问题。


接下来我们计划与一些平台合作,为他们生产独家内容。


7.jpg


▲“只有你会”限定T恤



Q14:赚钱的意义对你来说有发生改变吗?


敬汉卿:赚钱的意义从某种角度讲其实没有变过,只不过在创业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其它东西,毕竟现在公司已经有20人,他们来工作肯定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所以当初只是我一个人想赚钱,现在是我想让大家一起赚钱。







5、先拍自己想拍的,最初不要急着赚钱

“2020年,有深度的‘长’视频会更有价值



随着B站的发展、上市,有一部分B站原始用户认为B站的用户正在下沉,导致B站的内容及弹幕质量也不再像过去那样纯粹。


对此,敬汉卿作为见证B站一步一步走向上市的资深UP主认为,今年B站发布Q2季度财报后,董事长陈睿制定目标称,三年内收入要增至100亿元人民币,市值也要升至100亿美元。B站作为一家大公司,需要盈利,要想让平台上的UP主赚到钱,获得更多赞赏,必须扩张自己所涉及的领域。


“B站变得更多元化、更包容,不管你喜欢什么样的内容,你都能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归属。并且我认为B站的弹幕、评论氛围也都是目前所有平台中最好的。”


Q15:B站会对高质量的原创视频创作者有哪些利好?


敬汉卿B站对原创者的维权意识是我见过最高的。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位只有几十个粉丝的UP主被其他视频平台举报了,B站专门帮他维权。至少在原创和反抄袭这一块,我认为B站是做得最好的。


Q16:对于刚入局短视频想在B站做原创内容的UP主,你有哪些建议?


敬汉卿:先拍自己想拍的,最初不要急着赚钱,千万不要把它当成一个赚钱的事业。


除非你身在某个MCN机构或被投资了,不然你将一两年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是不行的,你最好先把它当作业余爱好。


以我为例,我最初先工作了两年,在这期间我没有通过拍视频赚到钱,我只是喜欢拍视频并且只拍我想拍的内容。发布到互联网上以后,逐渐有人看了,这时我才选择全职做拍短视频。

 

我相信更多想在B站上做出成绩的都是年轻人,年轻人不要怕累。像我当初早上九点上班,七点就要起床,然后还要坐一个小时地铁,晚上五点下班,到家吃完饭已经七点。


从七点钟开始我就会拍视频,然后剪辑,大概十二点左右发到网上,睡七个小时之后又是新的一天,就这样重复了近两年,这纯粹是因为爱好才支撑着我坚持过来的。



Q17:你认为未来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敬汉卿:2020年一定会有更多有价值的视频凸显出来,比如像今年涌现出的巫师财经。


并且我发现真正高质量、有深度的长视频会更有价值。我说的长视频是10到20分钟的,在我目前的格局里已经算长视频了。他们的出圈速度会很快,今年巫师财经、老师好我叫何同学这两个案例已经是很好的证明,既有深度又能让观众学到东西,视频做得还很不错,一定可以很快发展起来。


今年上半年我经常刷抖音,但过了一阵子我就有点不太愿意刷抖音了,因为我觉得里面的内容没有干货,没有沉淀下来。


但现在抖音和快手的视频也逐渐开始有干货、有内容、有深度,并且明显比今年上半年多了很多。所以这种内容会在2020年收获一大批观众。


B站也是如此,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在扶持这种有深度的视频内容。





6、拍视频是我的终身事业

生活中的敬汉卿



对比视频中的有所夸大,现实中的敬汉卿是一个比较夸张但又无趣的人。


敬汉卿透露,在网上发布过的那些视频并不是他的全部,生活中,他也喜欢用镜头记录自己的生活,只不过,他不会发布,只是把这些视频当作对自己日常生活的记录。


“我平时也会拍一些生活视频,比如吃饭、遛狗,其实挺无趣的,我不会将这些视频发到网上,拍这些只是为了到将来给自己一个回忆。"


8.jpg


▲敬汉卿的狗



当他回看2014年时拍的一支类似于Vlog的视频,画面中出现了全班同学毕业的场景,心中充满感触,他觉得这便是拍摄短视频的初衷与意义。


Q18:创业过程中有经历过低谷期吗?

 

敬汉卿:有,整个2018年,因为一直在深耕内容,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个阶段比较艰难,毕竟在拿了范老师的投资后,要专心做内容,然后在2018年把知名度扩散出一部分,才有了2019年的爆发。


Q19:那一年里有想过放弃吗?


敬汉卿:没想过放弃,我这个年纪把全部精力都投入给了短视频,如果有一天不拍短视频了,我该干嘛呢?而且我本身非常喜欢拍视频,拍视频已经成为了我一生的追求,既然要拍一生的话,这就是终身的事业。


Q20:你曾发文章表示想把中国的冷门文化做起来,对此,你有哪些计划?


敬汉卿:明年初我会做一个新的选题——用34天时间,不接任何推广,走遍中国34个省,每天去一个省,每天品尝一道当地的特色菜。现在我们正在做前期筹备,届时会给大家讲述当地的地域文化和特色,让更多观众知道旅行不只有国外可以去,国内有非常多好玩的地方。


可能不会有多好的效果,只是通过一个实验,让观众看完可以知道下次放假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去到这些地方品尝视频里的那道菜是否真如视频中描述的那样好吃。如果真能做到这样的效果,我就觉得挺好的。


Q21:创业至今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敬汉卿:现在的挑战稍微更大些,感到自己进入了创意枯竭期,要开始新一轮的挑战,等于要推翻过去所有的想法,重新想新的创意。

 

Q22:当时为什么推翻所有的想法?

 

敬汉卿:今年七月份,喝82年拉菲的那期视频之后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当时觉得只有这样,观众才会更喜欢我,我自己也会拍得更开心,就开始拍现在的内容。


Q23:目前你的焦虑是什么?


敬汉卿:只要是做短视频的人,好的内容创意都是最焦虑的事之一。除了想不到创意,就是想把我们公司的营收提升上去。


Q24:现在你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最长时间工作多少小时?


敬汉卿:有视频可拍的时候,我可以工作20个小时,没有视频拍的时候就很容易进入贤者模式,每天工作三、四个小时,团队成员们会花一些时间吃饭聊天,进行思维碰撞。


Q25:不工作的时候你通常做什么?


敬汉卿:我的生活很简单甚至有点无聊,平时遛遛狗,打打游戏。


Q26:接下来有哪些目标和计划?


敬汉卿:目前想孵化出更多的账号,也在想发掘出更多有趣的人。他们可能跟以前的我一样,很喜欢拍视频,但因为工作关系,无法全身心投入到视频里的发自内心的热爱于做短视频的人。


通常我会在后台上看私信寻找这样的人,生活里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我现在有点能力可以帮助他们,推他们一把,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心创作短视频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