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20岁成网络大V的何同学”、“过度记录生活的困扰” | vlog是怎样改变他们生活的?

2019-06-14 王诗博 蓝鲸浑水



                           

“Hello大家好,我现在来到了……”


现在你走出家门,或许经常会在街上遇见手持Gopro或手机等设备,一边拍摄一边对着镜头自言自语的年轻人。


这群人有一个统一的称呼——vlogger。


从vlog在国内的小范围发展到全民vlog,貌似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目前,vlog已成为年轻人观察、体验、记录世界的一种流行创作方式, vlogger们手持设备拍摄,边走边拍,后期通过剪辑、配乐,进而完成了一支类似于“家庭录像”的影片。


常生活的记录、做饭的过程、旅行的途中……这些都可以成为整支vlog的主线, 也越来越受到大众青睐。


除了创作者们喜欢用镜头记录生活,越来越多的受众也喜欢通过vlog观看别人眼中的世界,这也吸引了更多“看客”加入到了vlog的阵营中,试着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支vlog。


拍摄vlog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面对越来越多的人涌入vlog赛道,他们是如何突出重围的?面对资本的注视,vlog到底是否适合作为一种职业去赚钱?


蓝鲸浑水采访了徐妍、何同学、斯斯、Tim等4位vlogger,他们分别讲述了自己从接触vlog到如今收获一批忠实观众的故事。


屏幕快照 2019-06-19 下午6.20.49.png



屏幕快照 2019-06-19 下午6.20.54.png



6月6日上午,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牌照。当天下午,@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的一条关于测试学校5G网络的视频火爆网络。



1.jpg




截至目前,该条视频在微博上的转发量已超过18W,播放量超过2600万。B站播放量达到719万,19万转发,43.7万收藏,103.6万投币。


6月8日,何同学的这支关于5G网络的视频被新华社、央视官方微信进行了转发介绍,收获了读者的一致好评。


2.jpg


▲新华社、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对何同学的视频进行了转载


还有某手机厂商的副总裁在这支视频下留言:“同学,大几了?找工作吗?要不要来我们这”。


何同学1999年出生,是来自北京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最初备受瞩目,是通过他创作的关于测评AirPods的视频,这条视频曽被@来去之间、@flypig、@魏布斯、@朱海舟 等微博大V转载,也是这支视频,让他逐渐被大家熟知,微博一天涨了4万粉丝。


视频中,何同学将AirPods与森海塞尔Momentum true wireless进行对比,亲自试验两款产品在通话、听歌、乘车等场景下的使用体验,从而得出AirPods连接更便捷、配对更智能,续航强、入耳舒适,带久了甚至会忘记摘掉。


3.jpg

▲何同学对Airpods的测评


在这则视频之前,何同学在B站上传了21支视频,产品包括IPad、Iphone5C、锤子T1、90块的智能手表等,B站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视频《每天只看半小时手机,坚持一周后我有哪些变化?》播放量达113万。


何同学说,自己的每期视频从选题、写稿、想分镜、拍摄、剪辑需要两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耗时最长的一期节目做了半年。视频的镜头语言、视觉元素、转场设计、剪辑节奏都由何同学一人设计完成。


每隔一周的周五下午三点,他从学校坐高铁回家,路上用去7个小时,晚上10点回到太原,利用周末时间在家里完成视频拍摄部分。


每次录视频之前,他要收拾房间、收拾自己,把稿子读五遍喝下一瓶红牛,并且把父母支开。


每次拍片,我都让我爸妈出去看个电影,不要在家待着,好尴尬。”


每次视频录完之后,何同学都想着,这事儿终于完了。“拍完之后特别高兴,我其实挺不自信的,每次后期的时候还会处理很多”。


这视频做得贼累,求转发”也成了他发视频时必备的口头禅。


何同学说,具体拍摄过程中他比较在意镜头的运动,会用很多滑轨的三脚架,产品展示时会用到从淘宝买来的产品转台。


有观众评价:”这哥们视频的细节处理真的是,文案和逻辑也是严谨的可怕。讲辉煌:画面给了一个仰视角度,右上角打灯。讲耳机一秒延迟:视频真的声话延迟了一秒。讲尴尬使用场景:用了一个自己的分身画面。“


何同学的妈妈是他最忠实的观众。从2018年B站出的up主年报看,何同学妈妈将他制作出的17支视频看了545遍。


目前,他的压力主要源自平衡学业与做视频的压力。


“一方面各种作业、实验、小项目多,现在视频粉丝也比较多,觉得不做很可惜,但是做视频的时候,又会想着我万一下次考试挂了怎么办?


结果是两边哪个都做不好,处在一种很难受的状态。


我最好的状态也就是保持现在这个节奏,我很难再做更多的视频或者学习更好,能保持住现在这个节奏已经需要很多的精力”。



徐妍

微博@深夜徐老师

B站@深夜徐老师


“成为vlogger后,我的生活上了热搜”


今年6月,徐妍以vlogger的身份接受了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的采访。


5.jpg

▲徐妍以vlogger的身份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的采访


从前年开始,徐妍一直在尝试做短视频相关的内容,去年,徐妍的很多粉丝好奇她的日常是什么样的,问她能不能拍一些vlog给粉丝们分享,徐妍的团队伙伴们也一直在鼓励她。


“一开始心里是有点拒绝的,但有一次工作实在太忙了,我一直都在国外出差,微博没有办法达到很好的更新频率。从那时开始,机缘巧合下我开始举起相机录下了自己的第一支vlog”。


推出自己的第一支vlog以后,徐妍对拍摄vlog“上瘾”了。


开始录vlog后,她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玩的事,甚至还安利她身边的人都拍摄vlog。


6.jpg

▲徐妍:我的2018vlog


录vlog让徐妍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丰富了很多,“它既让我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事情,也让我更加留意生活的小事情”。


渐渐地,徐妍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在评论里面表示期待更新,当她的vlog开始登上热榜的时候,徐妍说,发现自己的vlog好像被大家喜欢着。

image.png


▲徐妍的视频在半个月内上了两次热搜


谈到拍摄vlog的思路,徐妍告诉浑水,她对自己vlog的定位就是水晶女孩的真实生活,所以大部分视频都不会有拍摄脚本,因为生活中真实发生的状况很多时候都会比脚本要更精彩,每支视频一定要有一个重点。


“上个月去戛纳电影节,本来我去之前设想的戛纳就是美美的拍照逛街,但结果我和裤子在街头吵架了,摄影师侧拍记录了这个过程... 最后剪出来看起来竟然还蛮有趣的”,徐妍说,这也算是她最近最难忘的一次拍摄经历了。

9.jpg



“捋清自己的思路和想要拍摄的东西,事情本身是特别的,最终的视频就会是有趣的”。




斯斯

微博@斯斯-好好梦

B站@斯斯-好好梦


“我想拍100个闪光女孩”


斯斯拍第一期vlog的时候,就把嘉宾聊跑了。


当时拍摄vlog的地点选在安定医院,对方大哭着跑走,她的拍摄被迫结束。


斯斯告诉浑水,她在做一个《100个闪光少女》的系列vlog,第一期是今年3月发布的,重拍了3次,剪了一个月,讲述了她的一个网红姐妹在28岁那年因为开工厂亏了重庆一套房的故事。


这也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期vlog。


那期拍摄结束后,斯斯就在反思,到底要真实还是要美好,怎么平衡?那次也给了她很多教训,vlog是非常非常主观的,在她的设定下,自己不认同的事情,是不可能被很好的呈现的。


斯斯曾自己录过一些尝试性的vlog,例如偏女性向的彩妆护肤攻略,当时她还没有摸索出vlog到底是什么,更多的是看用户是否接受这样的内容,直到她接到了Beats的合作需求,斯斯才认真的把这种视频形式,当作商业项目来考虑。


斯斯目前在做的是一个叫“好好梦”的账号,她拍摄的vlog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记录日常的“好梦办公室”;第二类——“闪光少女”。

10.jpg



其中,《100个闪光少女》栏目,她想拍够100期,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观察人,呈现出她身边最优秀的那群女孩子,她们是谁,因为什么而闪光,然后把这些带给用户。


11.jpg

▲闪光少女第三期,斯斯在vlog里采访了作家笛安


在拍摄vlog之前,斯斯就很喜欢和很厉害的人聊天,现在的vlog拍摄刚好满足了她的期望。


截至目前,闪光少女系列vlog已推出4期。


12.jpg


成为一名视频博主以后,斯斯说自己的生活“悲惨”了很多。


“在此之你的认知是——做内容是可控的,文字可控,写得再不好,都可以推翻重改。但视频不一样,人物的状态、天气、情绪、突发事件,都是那一刻存在的,过了就没有了,前期策划不好,就拍不好,拍不好就不可能剪好,它会逼你更多的认清现实,然后想解决方案”。


斯斯的vlog,目前比较重视脚本,策划前期都要开3-4次会议,推翻重来再推翻。


“生活或许很精彩,但你未必能捕捉得很精彩,超出的意外之喜都是馈赠,现阶段我们还是希望对用户看到的东西负责”。


斯斯说,现在拍摄vlog遇到的瓶颈是讲故事的能力,除了粉丝向的vlog以外,大部分人都不想看一个无名之辈的唠叨,vlogger想传递什么,怎么抓住用户的心,还是要靠讲故事。


“观众的欣赏水平是很高的,不要低估用户,千万不要,我没看过好的vlog,我还没看过好电影么?如何通过vlog讲一个你定位下的好故事,是我现在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




Tim

微博@影视飓风MediaStorm

B站@影视飓风


“刻意的vlog会对人的心理产生负面影响”


“记忆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有的记忆会不断在脑海里冒出来,而有的记忆只有到了一个特殊的地点或者状态,才会出现。这次回英国,我正是因为知道很多地方,可能是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来的地方,以前的那些记忆才被重新激活”。


2018年7月,Tim回英国参加毕业典礼,他拍摄了一支《永远是学生》的vlog,纪念自己毕业,这也是他拍摄vlog以来,最喜欢的一支。


13.jpg

▲vlog《永远是学生》截图


“算是给我的大学生活画上了一个句号,也讲述了以前失败的故事,我觉得这期有很多的真情实感在里面,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来制作”。


早在2015年,影视飓风创始人Tim就拍摄了自己的第一支vlog,只是那时,vlog这个词还没有在国内兴起。他真正的一支vlog视频是16年初制作的,从拍摄到剪辑花了2天,Tim说那时候他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做的比较粗劣。


截至目前,Tim已在B站上上传了221条视频,收获了54万粉丝。


14.jpg

▲Tim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支vlog


今年4月,他的vlog《人生第一次坐直升机是一种什么体验?》获得了粉丝的好评。


15.jpg

▲Tim第一次坐直升机


当时在去NAB之前,Tim和朋友们在洛杉矶待了一天,那是他第一次坐直升机。他还去了圣莫妮卡海滩,记录到了非常棒的画面。Tim告诉浑水,这也是他拍视频以来,最难忘的一次拍摄经历。


16.jpg

▲Tim镜头里的圣莫妮卡海滩


拍摄vlog之后,Tim和很多粉丝成为了朋友。通过视频,粉丝对Tim有了一个很全面的了解,所以有很多粉丝虽然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对他已经很了解。


“比如知道我不吃鱼,超级追求画质,有了这些基本的了解,我们互相之间就不会有什么隔阂,很快就能成为朋友,挺有意思的”。


Tim的vlog具有比较高的画质,他说自己在拍摄能力和后期处理能力上比较强,但他认为,自己现在的特点其实是故事的构建。


因此,他的vlog脚本会先有一个大概的雏形,但不会很具体。他说,更在意Vlog的随机性,“因为你不可能预测所有的事,所以通常我就会制定一个大致的计划,比如去哪里玩,干什么,剩下的事就让它随机发生”。


Tim不喜欢讲流水账,单纯的讲述一天的过程,他喜欢拍很多好看的空镜头,录一些旁白,再结合上拍vlog时候发生的事,传达他的想法与快乐给观众,这一点是他觉得自己做的比较好的。


正因如此,Tim说他不经常制作vlog。


许多vlogger都有过度记录自己生活的困扰,Tim认为,刻意的vlog会对人的心理产生负面影响,他不希望把vlog工作化,然后再把工作强加到自己的生活上。


屏幕快照 2019-06-19 下午6.56.10.png


“各个平台纷纷入局vlog”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vlog,入局短视频,离不开各个平台的扶持。


5月31日B站宣布上线“vlog星计划”,将从流量扶持、现金激励、账号认证、活动支持、深度合作和平台招商等六大资源体系全力发展vlog内容,扶持优秀的vlog创造者。


该扶持计划包含全年500亿次站内的流量曝光;每月100万专项vlog奖金支持;每月1亿专项活动站内曝光量支持等


18.jpg


对于创作者,B站还上线了“vlog 领域优秀UP主”认证系统,符合标准的vlog创作者将有机会和平台联合出品系列化精品内容。


据统计,目前B站vlog视频的累计互动次数超2.3亿,弹幕数量超过3000万条。B站vlog领域的视频创作者已经超过50万人,创作者单月同比增速达到781%。


其实,各大平台对vlog的扶持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


去年9月18日,新浪微博就已经入局vlog,发布vlog博主召集令,用户在过去30天内,发布vlog数量在4条以上,即可申请“微博vlog博主”认证。成为“微博vlog博主”后,平台将给出粉丝头条、官博转发、视频流曝光等资源倾斜和商业变现的扶持。


19.jpg


3个月之后,微博在2018V影响力峰会上宣布启动“vlog学院”,鼓励用户积极进行Vlog创作。


同年11月,B站紧随其后推出了30天vlog挑战。bilibili首席运营官兼副董事长李旎感叹B站生活区的投稿广受年轻人喜爱。


“vlog实际上是个私人化的纪录片,在vlog里面可以看到2018年比2017年增长了16倍,播放量增长了18倍。


我相信其实vlog形式会备受年轻人的欢迎,在未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载体。”


20.jpg


B站虽然不属于社交平台,但作为年轻人聚集的文化社区,也非常适合vlog的发展。B站也希望通过发展vlog的内容流量,一定程度上活跃其“生活”板块。


今年4月25日,抖音宣布全面开放用户1分钟视频权限,并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鼓励普通用户以更丰富的方式来记录生活和进行内容创作。同一天,百度旗下好看视频也被媒体曝出将Vlog作为今年发展的重点。


当多方平台都在vlog上发力时,这或许是全行业都在围观的机遇。


目前国内vlog的商业变现仍然处于依靠平台扶持的初级阶段,这从目前各大平台给出的支持鼓励措施便不难看出。例如Yoo提出的分级制补贴,评级越高,创作者拿钱越多。


相比之下,在国外,腰部以上vlogger凭借流量即可获得稳定的收入。有分析指出,当视频取得较高且稳定的点击率时,平台又会为其添加贴片广告,创作者的收入更加可观。



Q1:你觉得微博和B站哪个平台更有利于vlog的传播?为什么?


徐妍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特点和目标人群,还是看创作者的类型啦。


斯斯:我很爱看B站,但我们的主战场现在还在微博,因为官方给了流量扶持,我们的用户积累也在微博,我觉得内容形态和跟用户的交互方式决定了你该在哪。


当然,大博主都是全平台横扫的。


Tim:我认为各有利弊,B站可能更适合新人UP主,但是论观众基数,我觉得微博更大,相对社会影响力也更大一些。



Q2:面对现在各个平台都在大力扶持vlog,越来越多的vlogger涌入vlog赛道,你觉得怎样才能让自己的vlog突出重围?


徐妍:明确个人特色吧,因为vlog本身就是一个很“我”的东西。


何同学:关键在于不要把vlog当成vlog做,不要真的去记录自己一天的生活,要把它当做一个有完整故事的作品来做,前期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


斯斯:人格化足够鲜明,定位精准有差异化,足够坚持,如果你进入的时机也很对的话,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Tim:我能给的建议只有多看多学,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想要突出重围,那是教不会的,因为那意味着你要和别的vlogger全都不一样,这是很难的事。




屏幕快照 2019-06-19 下午6.56.35.png


不要为了变现而创作vlog


面对各大平台的扶持,许多人把拍摄vlog当作一项事业或创业项目。的确,vlog目前在海外不仅已经成为主流的视频形式,也走出了一套成熟的商业体系。


投资公司Robert W. Baird的分析师科林·塞巴斯蒂安,曾对YouTube 2018年的营收数字预估为150亿美元,vlogger在其中占据了很大的功劳。


B站内大部分内容皆出自UP主,UP主的创作内容除了受到用户的欢迎,许多用户也因这些内容开始自发创作视频内容。


这和YouTube以UGC内容为主颇为相似,B站作为国内最像YouTube的视频平台,对vlog的发展有很大的优势。


以UGC为主要内容构成,让B站在推广vlog的同时,把UP主转换为vlogger,再通过vlogger们的内容的传播,将新用户拉入到vlog的群体中,进而发展vlog。


许多喜爱观看vlog的用户,也因此想像那些得到平台大力扶持的vlogger一样,通过vlog赚钱,甚至想将vlogger作为自己的职业。


但其实许多头部vlogger并不赞同将vlog职业化。


网上经常会看到“零门槛教你入局vlog”,最后一章讲的是vlog如何变现。


针对vlog变现,井越曽这样表达自己的看法:目前从vlog这个视频形式中盈利最多的是平台,换句话说更多人挣的是vlogger的钱,而不是通过vlog内容赚钱。vlog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做,总体流量会持续增加,但独立且优秀的vlogger并不会随流量激增。


井越表示,他更倾向通过vlog去实现自己的创作以及做情绪表达,所谓的变现从来都应该是实现“更好内容”的途径而非目的。


cbvivi也曽表示不太看好它与资本的结合程度:不适合内容创业。



Q3:面对资本的注视,你觉得做vlog适合赚钱吗?为什么?


徐妍:对vlog的营销价值,我个人是蛮看好的。因为现在的用户是很挑剔的,很多很硬的内容,反而让用户很难种草,但是vlog的呈现很轻松自然,所以会让用户更好的种草


同时一个很优质的vlog是自带传播功能的,用户很喜欢就会转发这个内容,能让营销的获客成本变得更低。


何同学:我认为做vlog不适合赚钱。Vlog天生的小作坊生产模式就不利于规模化,对于个人创作者来说,通过vlog卖货或者做推广都是很不错的收入,但是想用这种内容形式扩张和做大很困难。


斯斯:头部博主永远适合赚钱,腰部以下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


我们会思考能不能成为这个领域里的头部,而不是思考Vlog本身好不好变现。


独立的vlogger确实融资会比较困难,因为创业不止考验内容能力,也要看团队管理能力和公司发展潜力。


Tim:我觉得不适合,能有收益的UP主只会是最最最头部的那几位,vlog比别的自媒体更难获得收益,而且因为vlog是一个很个人的内容,难以规模化,而个人IP又很容易受到各种事影响而出现问题。


所以我认为,假如以赚钱为目的,vlog肯定不是一个好的路径,可能卖水果会赚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