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樟资本

首页 公司动态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左志坚:真正的干货往往不来自媒体报道

2015-11-04 左志坚:真正的干货往往不来自媒体报道



英国左派史家霍布斯鲍姆去年在国内火了一把,因为他经典的“年代四部曲”在国内出版。这四本书的书名大致勾勒了人类近代史:《革命的年代》、《资本的年代》、《帝国的年代》、《极端的年代》。

 

2012年,霍先生在伦敦病逝。在他去世之前,这套书已经成为“世界近代史的最佳入门读物”,而在他身后,另一个值得人类断代叙述的宏大历史行至高潮,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兴起。

 

我就是在这一年从传统媒体出来,入行进了互联网,被称之为“新媒体人”。据说几十年后来看,很多世界级的公司都会是这一年前后诞生,就如柳传志、王石们的1984,乔布斯、盖茨们的1975。在投资人眼里,这种年份被称为“历史性的机遇”。

 

就我自己创业的感受,这一波机遇和以往不同之处在于,媒体将无处不在。就拿眼下投资界最热的互联网金融、O2O来说,在我看来是互联网通过对媒体信息的整合,促成现实中的金融和服务交易;再拿热门的智能硬件、物联网来说,则是万物互联,每一个物理产品都将成为媒体信息的发射者;甚至包括人体本身,就通过可穿戴设备在发射自己的生理信息。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就处于“新媒体的年代”,所有的“互联网产品”本身,就是媒体的传播渠道,而这个时代的一切资源,都将先通过媒体和信息的整合,继而整合线下的资源,正如打车软件通过信息整合了出租车,理财软件通过信息整合了民间资金,订票软件通过信息整合了电影院的座位……

 

人类迎来市场经济2.0时代,手机日渐成为人体的一个器官,而人体也日渐成为一个“自媒体”。范卫锋以媒体人之宏大视野,以及投资人之微观分析,是这一波浪潮中的弄潮儿。事实上也没有太多人从媒体演进的角度来考察眼下这个巨变的时代,范卫锋的专业梳理是弥足珍贵的。

 

此外,就我个人创业的心得来看,我在出来创业之后,经常苦于互联网知识的储备不足,以及各种新理念的层出不穷。而真正的所谓“干货”,却又大多不来自传统媒体的报道,而是一线创业者的经验之谈。

 

因为这是“新媒体的年代”,信息更新速度太快太浮,只有前沿创业者的一手心得才是最有价值的。他们掉过的坑,他们跨越的技巧,往往都是价值不菲的私藏之秘,是众声喧嚣之外不轻易示人的24K“干货”。

 

范卫锋深得其中之味,多次与一线创业者深谈,将其中精华结晶出版《新媒体十讲》,实际上是互联网分享精神的一次发扬。

 

记得范卫锋与我的对话,标题是《我价值1000万的失误》。这个标题看似悚然,其实不然。在现实中我已然看到太多不差钱的团队交过不下千万级的学费,也许这本书里面的这些案例,能够让他们节约更多的资金和时间成本。

 

我知道,无数行业正在被“互联网思维”折磨到神经衰弱;无数的传统行业精英,正在焦虑于“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也许这本“谏言”能够以更高的高度,和更一线的“鲜货”让焦虑者找到自己的方向,知媒识媒用媒,汇聚到奔腾的互联网潮流中,成为澎湃的数据云中一朵惊艳之花。